今天,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意义的危机,未见被远见谋杀了。

有这样一本欧美的畅销书《正确的历史》中的观点:

西方的文明,两个源泉:

1、犹太的上帝。

2、古希腊的求知。

这两点也是同时开启基督世界的DNA。

相信有了神,神会归纳出一套,最好的、尽善尽美的一种天地环境。信则有翅膀上天堂,不信则撒旦拉你下地狱。所以要以最高理性去追寻意义。

他们的文化理性主导促使了:自由,平等。自由表现出个体与整体的关系,文明进程中:拓张、航海、掠夺、殖民、勇武进取后的平等分享资源。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精神。西方基督世界的原动力、信仰支撑。所以欧美近五百年取得了文明的优势。

但是,神已经死了。

西方众生变得不相信:因信耶稣而上天堂,不信而下地狱。这种众人看来扯淡的因果关系。不断令立新“神”也骗不了人。文明进化饱和后,混沌和虚无被放大。

于是,西方众生找不到目的,找不到人生的意义,各方面变的无所适从。

从奥斯卡获奖来看:从去年韩国《寄生虫》,到今年一个华裔导演的《无依之地》。这就回归其骨子里的DNA,放大了恶,是他们文化下,人性个体集体意识DNA里的恶。《寄生虫》就是他们这样一个现在资本主义下文化的缩影。《无依之地》获奖他们认同更加体现了,回到了他们集体意识混沌和虚无。上帝、求知、拓张、航海、掠夺、殖民、勇武进取精神已然灰飞烟灭,信仰崩塌。于是无所适从回归到了猿人的状态:放逐。任随这样坚持着自己的DNA,回归到一个没有灵性的机器浪人,执行着自己原始设定下的目标。

地球是圆的,资源地盘是有限的。无垠的太空,科技是有限的。文明本身也是有限的…

也许他们还没有骨子里深刻明白科学是什么?科学仅仅是一种值得相信的求知精神,并不意味着一切。

科学变成了咒符,知识变成了诅咒。

在我完全个人视角下,理解这种现象:我觉得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理想神“钢铁侠”死了。从第二部开始我感觉钢铁侠要完蛋了,结果第三部也只是炸掉所有机甲给自己的女友放了烟花,在他复联1纽约之战后心理有了梦魇,我就真正意识到他死了。从此我再也不喜欢漫威了,果不其然复联3中灭霸给他说:你不是唯一被知识诅咒的人。结局也只能是自杀,这多么像他们文化下、集体下、个人下、理性之死。

没有悠久的历史,所以他们的电影、科幻电影造的“新神”也不过是来源于古神话、圣经。

包着未来科幻的皮,第一次玩就是新奇,第二次玩是将信将疑,第三次玩就没人信了。因为其本质逻辑并没有变。

“已有的事,后必再有;已行的事,后必再行。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”。——《圣经.传道书》第一章第九节

英雄、超级英雄,也只能在他们这种文化体制下诞生。追求‘神’的英雄死了。超级英雄主题的电影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。英雄在我们东方文化是悲剧的产物,并不是主旋律,也不是我们的文化下能诞生的。

为什么《无依之地》被禁,和导演华人言论没太大关系,是因为这种文化现象,和我们主旋律儒家文化是相悖的。放逐,对于他们这是回归,我们不推崇,我们东方文化的集体意识是直接骨子里排斥的。因为一个再厉害放逐流浪的人,他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比起来,也是个另类,怪物。

高墙是个双刃剑,利用好就所向披靡。

墙内的怨天怨地,这也不行哪也不行,束缚着自己创作。

如果上升道的层面来讲,并不是这样的。不能去试图挣脱阴阳边界,而是利用。

如果得当,无论是电影墙外上映,还是墙内,都是会被外部、内部势力天然保护的。这是贾樟柯电影被接受的最大原因之一,因为他满足了西方社会窥探真实东方社会的好奇心。反其道而行之,就有可能找到一个墙内的“解”,我指的不是制作方式。《我不是药神》就是这个“解”的代表。所以我们催生了一个词:现象级。它毫无规律,更模仿不得。

立字为证,未来几部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是什么?

其精神内核肯定是:放逐过程中找到了新的“神”,变成了曾经的英雄···

历史总会惊人的循环······

电影创意、艺术的本真,来源和迭代

西方大抵上都来源于古神话和圣经,这都是一种通过精简来源于历史半虚拟的故事,简单地揭示了历史告诉我们各种的本真。从而启迪一代代人,到传世的:画、文学、戏剧、摄影、电影。咱们东方是阴阳辩证文化不断地迭代发掘解释应用在各种层面, 从而揭示“道”。

电影目前进化到了一种饱和层次,如同我们造纸后,书从竹简到纸张的内容爆炸。如今短视频于电影,就如同诗歌于书籍。我们觉得某诗写得再牛,已经没人去关注了,就如同电影对00、10、20后。一个青少年觉得《指环王》三部曲也就那样,你肯定会嘲笑你懂个啥。。。就像我们觉得父母黑白电影看起来,过时愚昧无知一样。

所以电影这涉及到横、纵的突破:

1——足够细分发展出牛逼的另类。类型片的突破。如画画界的梵高,几千年出一个。

2——拓展到新领域,如虚拟叙事加半体验,虽然现在不成熟很垃圾。VR目前证明失败了。

如果说非要以电影才能讲的方式去创作,这如同逼着一个文艺复兴后期的画家画古典油画。修炼很厉害也难以出众了。如今的导演都在成名后重复…

3——捕捉某种惊人的巧合,没有任何的花样与技巧讲出来。有点像预言,比如在疫情前出现类似题材的电影,这种没有花样的本真来源于现实自然。它于众生就相当古神话圣经对人精神拯救。这个有难度。一般导演的水平根本达不到。但是一旦做到某部分,就会被人捧为神话。

4——揭露和时间无关的本真,这要求出现从来没有出现的问题讨论,用现代东西去包装,如:西部世界,其实用时间拉远看也就那样。但它的价值是:目前从来没有出现。至少AI的类型还没有。虽然内核骨子里还是来源于古神话圣经,编剧导演也是看这些过来的,因为文化进化来源于它。

电影叙事

1——大师是自然,大师叙事就是路人视角看热闹,如《罗生门》,黑泽明大师在不玩花样,就是那么稀松自然。

2——大神玩结构,如诺兰灵感来源就是一句诗、一幅画。用他理科男的思维去结构包装创作叙事,打乱时间和你玩,让你沉浸在解密中。还有其他导演方式不同,套路也是类似的。此结构并不简单指的是故事结构。

3——三流抄模版,当今的娱乐爆米花全部如此,智商正常的观众已经可以预判猜出剧情了。迪士尼已经把这种套路玩的炉火纯青。

渐渐地,大家看腻了。

流行起了反套路创作:

  • 你以为是,接下来不是。
  • 你以为不是,接下了是。
  • 你以为是,中途怀疑,结果又是。

跟猜石头剪刀布一样,在我个人看来这也是苟延残喘,玩到最后会把自己玩死。

近些年,R级电影的兴起,意味着什么?我们都在被曾经的神放逐,体验着人性里的恶···

性、血腥、暴力,我就是要看个爽,我管你什么导演用什么套路。

所以,并不能只是在各种制作方式上求进,而是,必须揭露当下绝大部分人不明白的本真,才能称得上电影艺术,不然就是模仿重复。

电影评分

某种意义上,评分,相当于一个社会文化集体意识和个人意识的商。

当评分迎合大众,它的评分正态分布,高分低分很少,集中在中间。所谓的平庸,爆米花娱乐片大都如此。

当评分背离大众,它的评分会反正态分布,集中在高低分极端,捧的捧死,骂的骂死。

如果再加两个层次:就是国外主流集体意识和个人意识的商,和国内主流集体意识和个人意识的商。也就是国外评分和国内评分,这就是为什么国内评分和国外评分有时候出现割裂的原因。因为这种深层次矛盾较难综合。

国内导向是:先看国际评分是否高,再自行过滤。这就会引发一个问题,国际的集体意识和你个人意识之间的割裂到底有多少,这也是很多人看不懂高分片的原因,就这?

各种标准随着时间而改变,这种情况下,也是导演难以持续成功的原因,大部分导演都是三四部成名后,就是混吃老本赚钱重复……好像就国师状态比较好,手头压了很多不同类型项目,他把工业光魔总监搞跨几个后,终于意识到要走自己的路。我很看好他的状态。

当今的文化与电影现象

国内卷到最后就和日本一样。西方目前变化也不会太大了,除非解锁新的科技树。就像钢铁侠发现新元素,给自己续命一样。否则就是放逐浪到极端的一面。如当下疫情?我并没有嘲讽,实事求是。

国内大约从80后开始,从电影起步的高峰期,真正开始接受国外文化主旋律的入侵,对于夹杂着东西方价值环境成长,其人格认知会出现一定的分裂,甚至极端。会导致互相看不起,自认为高尚。如此90、00、10、甚至将来20也是互观彼此,也是互骂。目前主流好像是二次元······我不想评判,但是我得承认,我有点看不懂了。

电影作为商业看待,本身一直就是赌博。资本对于长视频信心早就没了,影视人才被游戏弄完了,已经不是孤独求胜,是只有孤独了。可能花钱连人都找不到了。

但是,任何事物都会兴起衰败。

绘画文艺复兴后,印象派的崛起···

书籍膨胀后,浪漫主义诗人的诞生···

全世界都在被水泥森林包围中,就有那么几所建筑傲然其中···

电影也是如此,一定要未见超越远见,试探出更多的可能性,名利之外、探索到人类未及之地。否则未见被远见谋杀后,是无止境漫无目的放逐。

那个电影大师在未及之地等待着诞生。

对,有生之年我们一定能看到他出世

一点碎碎念无意义的废话,谢谢你的浏览。

VFXQH 原创版权所有 • 转载请注转自 VFXQH